神目科技:将计算机视觉在安防、零售及移动端落地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7:00      阅读次数:176

image.png 

记者:王珺/主编:张浩

深度报道/3486/阅读7分钟

项目名称:神目科技

主营业务:计算机视觉研发商

融资情况:201712月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

关键词: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3D大姿势人脸识别、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匹兹堡研究院和密执安研究院

受访人:神目科技创始人 罗畅

一句话提炼:神目科技是一家计算机视觉公司,主要以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物体识别等核心算法在安防、零售以及移动手机端落地服务。

早在1966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锋派人士Marivin Minsky就曾给自己的研究生出题,要求他们『把摄像机连到一台电脑上,让它描述自己看到了什么。』

50年后,今天的人们仍然在研究相同的课题,被称为计算机视觉。而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被挖掘出来,『计算机视觉技术成为人工智能下一个入口。』

武汉理工大学通信专业毕业后,罗畅一直在做研发工作,直到2010回武汉,与其合伙人刘靖峰一起开始创业。刘靖峰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博士,也是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先后在美国MaxtorMarvellLST公司工作。最开始,他们在光谷创立LinkSprite联思普瑞,主要做电力载波芯片。

2016年,他们开始做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并成立了神目科技,主要做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物体识别等核心算法,在安防、零售以及移动手机端落地服务,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实现了过亿营收。后来,刘靖峰还联合卡内基梅隆大学生物识别研究所所长Maoris Savvids一齐研发生物识别的底层技术应用。

目前,神目科技作为集团主体在深圳,下设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研发子公司武汉神目与DeepCam美国。201710月,武汉神目和烽火集团成立控股子公司武汉『幻视智能』,从事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车辆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在智慧城市和智慧旅游领域的应用;DeepCam神目美国由神目中国全资,负责公司在美国的新零售业务。

关于为什么在武汉创业,罗畅表示:『我们是武汉起家,我也是武汉人。』

image.png 神目科技创始人 罗畅

可能市面上一款五六千元的设备,我们在一千就可以解决

随着面部识别的逐渐应用,苹果的『Face ID』人脸识别,蚂蚁金服、京东、苏宁的刷脸支付功能,中国农业银行启用刷脸取款机等,似乎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神秘,并且正在掀起新一轮技术热潮。

可即使发展到现在,技术也一直存在难点,比如光照、表情姿态、遮挡、年龄变化、人脸相似性、图像质量、样本缺乏等问题。

针对上述现象,依托卡内基梅隆大学近30年在身份识别领域的技术积累,神目科技在『遮挡面部还原』和『模糊人脸还原』这两个特定识别场景下,取得了较大突破。遮挡面部还原技术能够以眼部特征,在百万级人脸的商业数据库中将目标对象缩小到个位数,而模糊还原技术则能降目标对象范围缩小到前50

image.png 神目DeepCam在拉斯维加斯美西展

同时,作为美国国家自然基金(NSF)旗下Big Learning Center创始会员,神目科技在美国设有匹兹堡研究院和密执安研究院针对目前人脸识别中两个比较难的方向研究,一是在几千万、上亿的人中进行识别和匹配;二是如何在比较小的、便宜的机器承载上人脸识别。

我们一般将『1:1人脸验证』简单理解为『你是不是你』,其验证模式本质上是计算机对当前人脸与人像数据库进行快速人脸比对,并得出是否匹配的过程。而其匹斯堡研究院负责1N比对的核心算法研究,即系统采集了『我』的一张照片之后从海量的人像数据库中找到与当前使用者人脸数据相符合的图像,并进行匹配找出来『我是谁』。

很明显,这个N越大,对技术的要求就越高。神目研究的是在千万量级中进行,应用场景包括城市安防——即在几千万的城市人口中去找一个逃犯,以及新零售概念里的客户识别。

密执安研究院则负责比较前端的算法研究,如何在较小的设备上实现1n5万以下)的匹配。即在更便宜的硬件上,通过有限的运算能力上达到需要的效果。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算法尽量做小,然后放上去。』这就意味着相同条件下硬件成本的明显降低,市面上一款五六千元的设备,神目可能在一千就可以解决;或者说,在相同的低端机器上,市场水平一般做到1:1万以下,而他们的人脸识别可以做到1:5万。

除此之外,神目科技还有非常多的技术与算法储备,比如其业内首创的视频统计算法,精准人形建模,自适应各种环境和场景,高密度客流仍能保证98%以上高准确率。

神目首席科学家刘小明教授是密执安州立大学教授、计算机视觉、模式识别、生物识别和机器学习领域专家,曾任ICPRWACVCVPR等多个计算机视觉及图像处理国际顶尖会议主席,获得多项国际学术大奖,共发表或出版100余本学术文章,持有22项美国专利。

『两朵云,很多端』

罗畅将神目目前主要业务概括为『两朵云,很多端』,主要落地应用场景分为两类,旗下有诸多不同具体应用端口:

一朵云是包括智慧城市、平安社区、智慧旅游的私有云,主要为公安安防以及社区服务。这部分主要由「幻视智能」负责,将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车辆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智慧城市和智慧旅游领域。

依托卡内基梅隆大学近30年在身份识别领域的技术积累,神目在『遮挡面部还原、模糊人脸还原』两个特定识别场景取得很大突破,能有效精准识别,在安防领域的布控、辅助办案中能发挥很大作用,比如精确找到逃犯并节省人力。

因为烽火的央企背景,幻视能获取公安安防一定订单,目前其『侦颜系统』已经覆盖10余个城市的100多个区域,2017年订单金额为3000万人民币。智慧社区则会安装IOT设备,实现访客自动登记、小区刷脸无感知通行,可疑人物寻找等等。

另外一朵云即新零售和智慧零售领域,主要由神目负责。具体可应用于零售店、KTV等诸多零售商业。由于国内和美国零售市场需求的差异,具体服务也有一定差异。

在国内,基于摄像头等设备和后续数据分析系统,神目提供的整套解决方案可以多方面精准分析进店客流量,比如性别、是否vip和潜在客户,并且后续提供深度数据挖掘和分析服务。其新零售平台『爱买』的客户既包括小连锁店铺,也有万达、良品铺子、屈臣氏等,针对这些较大的客户,神目为其提供接口API,接入商家CRM系统中。image.png 神目的智慧零售

相对于如何利用深度摄像头以及大数据信息更好提供服务,美国便利店需求则主要聚焦于预防偷盗以及预警,为此DeepCam美国录入了19万惯偷的数据。DeepCam美国2017年在美国本土零售领域1.5万零售门店签下1.2亿美元的订单,并且仅为深度摄像头的订单费用,后续还会收取服务费,『比如抓小偷美国一个月每个店铺数百美元,目前我们已经装了2000多家店铺。』

同时,他们业务还包括基于手机的人脸识别API。在手机端,神目开发了活体人脸解锁以及智能相册的产品,主要应用在二三线手机品牌。到201712月,其人脸解锁和智能相册App已累计出货60万台。

技术只是手段,深度为客户提供服务是长期的事情

具体落地上,除了将人脸识别、物体识别、姿势识别等核心技术落地于上述应用场景,他们还在进行智慧医疗影像和无人驾驶研究利用AI辅助医疗影像做肺癌早期筛查;做L2-L4级别的无人驾驶,目前完成的无人垃圾车可在封闭园区自由行动。而这两者后续是否会实际落地,罗畅表示还需要考虑市场情况。

最初成立联思普瑞的时候,整个团队都在做研发,『我们当时觉得研发最牛,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对人类有意义的,我们要改变人类世界——后来发现做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于是,团队慢慢意识到必须根据市场情况调整业务,较为前沿的技术更加适合做研究,『所以我们的两朵云确实是基于刚需,而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

所以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没有太强调技术复杂性,一方面他们的技术确实属于行业前列;另一方面,在将技术落地过程中,他们发现很多行业更需要从实际业务逻辑上考虑问题比如安防如何贴近实际需求、新零售如何真正有用而不仅是噱头。

在罗畅的思维里,大家的技术差别确实存在,但这只是第一步。在有了长期技术积累之后,接下来核心是如何运用,才能给客户真正带来便利。

在他看来,一种产品从来不可以『吃天下』,每个客户的应用点都不同,所以服务非常重要,『比如手机,有人喜欢苹果,有人喜欢美图,我们需要根据需求提供更适合、更为精准的服务。』因此,相对于体量更大、提供通用平台的头部企业,神目更能够根据每个客户具体需求进行定制化服务。

『技术永远只是技术。比如人脸这几年很火,但过几年可能就不是如此了。技术只是手段,如何深度为客户提供服务则是长期的事情。所以我并不想说我们人脸技术有多先进,因为可能神目明年就不做人脸了,因为我们已经搞定了这些;或者做猫脸、狗脸(宠物狗保险、DNA)、在农业中分辨虫子种类,这些我们都可以做。』image.png

在将技术具体应用于不同业务时,神目主要提供算法和解决方案,然后在不同的终端下,通过合作伙伴最终落地。因此,虽然售卖整套系统和解决方案会为其带来不少收入,但罗畅表示,利润主要还是来源于后续服务费用,其中很大一部分则是数据分析,『人脸其实只是手段,说白了就是数据挖掘。』

比如在非公安场合,98%97%的准确率差别大吗?

比如在某个购物广场,58005600人流量差别大吗?

『其实并不大,因为这些是概数,但是从趋势上,就可以真正看出一些东西来。』